济南版“强东性侵案”,是敲诈,还是性侵?

来源:搜狐网    发布时间:2022-07-19 15:23    

提起性侵,多数人一般认为女性是受害者,这基于男性强壮的身体做出的第一判断。所以,性侵案中,无论是法律还是民众,自觉不自觉地会偏向同情弱者。但是,现实中,个别女人恰恰利用了人们的善良和法律“违背妇女意志就是强奸”的法律空子,炮制性侵案件,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刘强东性侵案”中的女主角刘静尧,在一次酒会上,有幸与刘强东同桌共饮,会后,将强东带至其公寓,事后告其性侵。

但是,美国明尼苏达州检察官认为缺少证据,不予立案。刘静尧是否达到目的并不重要,但是,其做法已被国内少数人所效仿,济南的“刘静尧”薛争就是国内效仿“成功”者之一。

薛争将多年的老情人李某,因为一次云雨“不同意”,便利用“违背妇女意志就是强奸”的法律空子,遂报警,将其送进了监狱。

既然是情人,发生云雨之事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何薛争非要下如此狠心,一定要将老情人送进去?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钱。正如刘静尧一样,事发后,也是与刘强东电话协商经济赔偿,只因要价太高,协商不成,将其告发。四年以后的今天,刘静尧重启民事诉讼,索要五万美元,终究还是落在一个“钱”字上。薛争在“性侵”报警之后,也是效仿刘静尧索要五百万人民币不成,恼羞成怒,便利用舆情和人际关系,最终将老情人送了进去。

与刘静尧不同的是,薛争告发李某性侵,李某被公安部门传唤问讯,第二天,薛争却将李某保出来了(假如真是性侵,证据确凿的话,公安机关也不会放人的)。之后,薛争索要钱财没有达成目的,又追性侵一事。公安机关又重新立案,将李某逮捕。

为什么薛争一找,公安机关说抓就抓,说放就放?而刘强东放了,美国明尼苏达州为何就没有再抓人?

据知情人透露,李某再次被抓,源于济南市某领导的口头指示。很显然,薛争找了关系。济南市政法委召集市、区公检法各部门开会,研究这起案子。开会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部门提出公安部门曾经做出过不予立案决定书,且复核过维持不予立案决定的事。事后,市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表示,如果那时有人讲明经过,也许会议的决定就不一样了。遗憾的是,当时在场的各部门并没有说实话。难道这起“冤假错案”就将错就错了?

这起济南版的“刘强东性侵案”,到底是薛争为了钱而精心设计的敲诈圈套,还是李某真的存在性侵?但此案决不是一件孤立事件,要想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必须综合考量。

薛争与李某的渊源

薛争在上高中的时候,就与李某谈恋爱。那时候,薛争是济南七中出了名的“交际花”。伴随着薛争高中毕业后离开了济南,俩人的关系也就中断了。

2018年,在一次商务活动中,薛争与李某再次相聚,重燃旧情。2019年,李某的妻子发现了其俩人的关系。李某的妻子约薛争见面劝说。薛争不但不收敛,还当着李某妻子的面,故意拥抱李某做暧昧动作,遭到李某妻子的痛打。2019年的5、6月份,薛争还拿着“检孕单”,说自己怀孕了,以此逼着李某离婚。薛争知道李某回家后,不分早晚,不断打电话骚扰,故意制造李某和妻子的矛盾。李某向妻子表态,断绝和薛争的关系。2020年3月份,李某有了第二胎孩子。4月份时,李某的妻子发现李某和薛争仍在来往。

薛争与李某的利益往来

薛争是耐不住寂寞的人,经常拉李某去外地旅游。李某也经常对妻子编造各种出差的理由,目的是陪薛争游山玩水。

每次游玩,他们住星级酒店,李某为薛争购买各种名牌服饰和包包。仅此一项,李某就在薛争身上花费近百万元。薛争的公司几个月都发不出工资来,也是李某出钱给薛争公司的员工发的工资。即便是这样,李某也无法满足薛争日益膨胀的胃口。

2020年7月份,薛争以公司扩大经营规模为借口,让李某向她的公司投资。为讨女人欢心,李某便毫不犹豫地将300万元转入薛争公司账户。后来,李某感觉不妥,便要求与薛争签一份投资入股协议。这让薛争十分不悦。

薛争告诉李某,她看好了一套房子,她说她做梦都想在济南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2020年8月3日,李某随薛争到济南市历下区中央商务区绿地国金中心售楼处买了一套110平方米的居住房。首付50万元,是李某支付的。随后,薛争为了转移资产,先将房子过户在她妈妈名下,然后又卖掉了。(下图是李某支付首付款的“认购协议书”)


买完房子后,薛争又想要一台车。李某说资金紧张,暂时买不了,这也让薛争极为不悦。没办法,李某就租赁了一台车,给薛争使用。

2020年10月15日,薛争说出去玩没钱了,向李某要钱。2020年10月16日,李某转款5万元给薛争。(下图:转款凭证)


薛争一连串的索要,让李某渐渐悔悟。李某逐渐认识到,薛争这里是填不满的坑!同时,李某发现,薛争不但与自己交往,还与其他几个男性交往甚密。李某便萌生离开薛争的想法。

2020年10月份,李某提出退股索要300万的投资款。薛争以各种借口就是不予退还。俩人因此多次发生口角,关系开始出现裂痕。但是,俩人仍经常在一起居住。

离奇的强奸案

2020年10月18日,李某像往常一样,再次来到薛争租住的住房。此住房也是李某出钱租的。俩人二番云雨之后,李某又催促薛争还款,薛争答应明天给。李某便驾车回家。

2020年10月19日上午,李某再次来到薛争住处。俩人又起云雨。正巧,李某的律师打来电话。李某放下电话后,对薛争说律师来电话了,如果不还款就起诉。薛争见李某催要欠款态度坚定,便跑到另一个房间里打电话报警,说被强奸了。干警将李某捉拿归案后,带李某去薛争租住住所指认现场。李某拿出薛争小区的门禁卡以及房间钥匙开门,这让细心的办案民警大为吃惊,“李某咋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呀!”

2020年10月20日,也是早上刚上班的时间,薛争来到历下公安分局,称她们还有感情,请求释放李某。公安部门认为此案无犯罪事实,随后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李某就从派出所出来了。出来之后的当天,李某还是去薛争租住房里过的夜,俩个人又好上了,就像一切没发生似的。之后,俩人仍像从前一样正常来往。

以“强奸案”相要挟索要500万

李某从派出所出来的第二天,也就是2020年10月21日,在薛争与李某的父亲的一段通话录音中,薛争毫不掩饰地说“我和你商量,除了钱,咱俩没什么别的商量的。”赤裸裸地暴露了薛争就是为了钱的真实嘴脸。

薛争一边与李某保持正常的情人关系,一边紧锣密鼓地安排对李某施压,索要巨款。

薛争公司的一位副总证实,大约在2020年10月下旬的一天,薛争让他联系传话给李某,说分手可以,给她500万就放了他(李某),否则就让他(李某)进去。这名副总不想多事,便没有按她的要求去办。这名副总还向公安部门出具了整个过程的《情况说明》(见下图)


事实上,经过那次薛争报警事件后,两人虽然一直还保持着关系,但是,李某去薛争住处的次数明显减少了。

2020年11月26日,薛争一段与律师合谋商议如何进行资产转移、虚假诉讼的视频,在网上传开。此视频充分证明薛争背地里在为向李某发起全面攻击做准备。薛争在视频中说济南某法院从上到下都有关系,诉讼没问题,肯定赢等细节问题。(注:2022年6月,薛争因涉嫌虚假诉讼,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薛争同时被采取监视居住。)

2020年11月28号,是李某生日。薛争买了生日蛋糕,参加李某的生日宴会(应该是不请自到)。因为孩子小,需要照顾,李某的妻子并没有参加宴会。薛争当着李某和其他朋友的面,用李某的手机给李某的妻子打电话,说“不要再给李某打电话了”,还把李某的手机给摔了,搞得生日气氛很尴尬。

但在此案中,有一个令人费解的环节,就是在 2021年2月,济南市公安局出具复核决定,维持不予立案决定。2021年5月份,历下区公安分局在历下区检察院的监督下,对李某强奸案件立案侦查。2021年9月份,李某被取保候审。

抓了放,放了抓,复核维持不予立案了,怎么在领导的关注下就又能立案了?显然有权力干预司法的嫌疑。

从以上薛争与李某的整个关系发展过程来看,完全是薛争为了不还钱,甚至达到索要500万分手费的目的,而处心积虑设计的一个圈套。这个圈套的核心,就是以践踏法律为基础的,巧妙地利用了“违背妇女意志就是强奸”的法律规则。把所谓的“性侵”,当成来要挟李某就范的把柄。

美国明尼苏达州释放了“东哥”,而济南“东哥”却被抓了。如果单从某一个环节而言,李某确实有性侵嫌疑,但是综合分析来看,“性侵”一说绝非孤立存在。为了利益,薛争不惜铤而走险,进行虚假诉讼,触犯法律。对李某而言,法律之后还有道德。作为一名公司的高管,应该对自己的言行有更高的要求。无论如何,李某在外养小三的行为给他的家庭特别是他的妻子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损害了家族声誉,李某需要反思和警醒的地方还有很多。

中国是法治国家,我们应该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小人的一时得逞,终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所以,我们建议司法部门对李某“性侵”事件进行综合研判,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护法律的尊严,彰显法律的公平和正义。

来源:法治与社会


来源链接:https://www.sohu.com/a/569070333_120728771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北小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