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强拆,法治社会建设进程中必须剔除的毒瘤

来源:观点网    发布时间:2021-12-02 15:08    

近期,发生在李遂镇的一起暴力强拆事件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之所以形成舆情,在于人们不敢相信在北京还会发生镇政府主导的强拆,太不可思议,太骇人听闻。暴力强拆,是法治社会建设进程中必须剔除的一颗毒瘤,不然法治政府建设将沦为空谈,法治中国建设将沦为笑谈。


北京金隆基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隆基”)是一家服装加工厂,坐落于北京市顺义区李遂镇(镇政府附近),占地15亩,2005年取得政府颁发的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后政府通过招商引资方式,将外贸服装领域知名企业家梁英女士及其丈夫张德龙引入李遂镇,2011年金隆基的股东和法人变更为梁英。当时服装行业经营极其困难,很多民营企业脱实向虚,梁英、张德龙始终坚持做实业,对金隆基持续投入大量资金,企业经营状况日益改善。企业除了开展服装研发等传统业务外,还积极响应北京市建设全国文化中心的号召,开始涉足文化传媒产业,在厂区内建设了一座高规格的影棚,经过多年耕耘,金隆基逐渐在影视综艺等文化产业领域站稳脚跟,成功实现转型升级,包括五省春晚、开心麻花、《朗读者》《见字如面》《我是演说家》《我为喜剧狂》《王牌对王牌》《谁是你的菜》《你好面试官》《爱上贼中贼》《心理罪》等众多知名节目和影视作品,均在此拍摄。














而这一切,在经历过2021年10月20日黑夜之后,成为历史。


恐吓无效,虚假诉讼被驳回,上演暴力强拆


2020年10月21日,一伙不明身份人员假借北京市顺义区李遂镇柳各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村委会”)的名义在金隆基张贴腾退告知书,无理要求企业拆迁,并提出如金隆基在2020年11月4日前不主动腾退,将组织社会人员实施强拆。金隆基企业负责人到村委了解情况,被告知这不是他们张贴的。2020年11月2日,金隆基还是委托律师向村委会出具了律师函,对其非法要求予以驳斥,之后暂没有动静。


随后有关领导安排村委会对金隆基提起民事诉讼,案由是排除妨害,无理要求法院判令金隆基腾退。金隆基据理力争,顺义区法院李遂镇派出法庭最终依法做出了公正判决,认定村委会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裁定驳回起诉,并明确要求要按行政程序依法处理拆迁事宜。


法院驳回起诉后,原告未上诉,民事裁定书已生效。





2021年8月20日,李遂镇派出所所长张明公然违反公安机关不得涉足征地拆迁等民事领域的禁令,亲自出面要求金隆基法人梁英与拆迁公司等谈判拆迁事宜,梁英不得不与拆迁公司对接。2021年9月8日,在镇政府进行了第一次正式接触,会议由副镇长孟凡征主持,金隆基与开发商北京建邦顺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文开房屋拆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中地联合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等参会。金隆基在会上明确表态一定会顾全大局、绝不做钉子户,会依法配合拆迁。第一次接触双方仅做了简单沟通,并约定了正式谈判的时间地点,未涉及拆迁补偿等实质问题。2021年9月13日,金隆基与开发商、拆迁公司、评估公司等正式举行谈判,金隆基要求对方提供项目相关手续和授权文件,对方自始至终未提供任何正式文件,包括拆迁批复、拆迁许可证、拆迁方案、评估报告在内的文件均未提供,相关谈判人员也未提供身份证明、授权文件。后金隆基追问对方单方聘请的评估公司评估价格事宜,评估公司含混地回答价格大概1300/1400万元,金隆基要求其提供评估报告进行核对,评估公司却拒绝提供。2021年9月15日,副镇长孟凡征邀请金隆基与其单独见面,但金隆基负责人到镇政府后才发现开发商、拆迁公司、村支书均在现场。虽然对方仍未提供任何正式文件,但是双方仍就补偿事宜进行了沟通。鉴于对方未提供明确补偿方案,金隆基遂提出一个方案,即希望政府和对方能在工厂周边为金隆基提供同等面积的土地进行置换,地上建筑物无需额外补偿,新的工厂由金隆基自行投资建设,以维持员工的生计和来之不易的经营局面。孟副镇长明确予以拒绝。金隆基遂又提出另一方案,即鉴于评估公司系对方单方委托且拒不提供评估报告,因此建议双方共同委托一家评估公司进行评估,并以其评估结果为依据协商拆迁补偿金额。孟副镇长称该项目为政府项目,系政府出资,补偿金额必须以对方评估公司口头说的评估数据为基础。经调查,该项目名为棚户区改造土地开发项目,实为开发商自筹资金建设的商业开发项目,并非政府项目,这在北京市发改委网站的立项文件里有明确表述。自始至终,镇政府、开发商、拆迁公司、村委会既未提供项目批复、拆迁许可证、拆迁方案,也未提供评估报告。


2021年10月20日,凌晨5点左右,在没有任何通知、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数百名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手持棍棒、盾牌等工具,开着铲车、挖掘机等大型工程机械,将工厂包围。黑衣人先是破坏掉工厂的安防设备,将正在睡梦中的保安等值班人员强行劫持并非法拘禁到他处。随后数百名黑衣人强行闯入厂区,切断工厂电源,紧接着推土机、铲车撞开工厂围墙,冲入工厂,实施疯狂破坏。工厂临街超市内的看店人员也一并被绑架劫持,超市内监控遭泼水毁坏,超市内的名贵烟酒等贵重物品被黑衣人哄抢一空,300平米的超市被瞬间推平,全部商品和店内人员的证件衣物也悉数被掩埋。




















因超市看店人员衣物内侧另有1部手机未被发现,其于被拘禁地寻机于6点13分拨打110报警,警察将近8点才出警将其营救并带回派出所,随后讯问至中午。金隆基的门卫则迟至9点多才被释放。


这数百名黑衣人,无任何明确身份,未出示任何手续,未履行任何程序,甚至未说明任何理由,就在凌晨时分,在首善之区,将一个有土地证、房产证,合法经营多年的工厂夷为平地。受害人打听是否为政府所为,无人承认,又询问是否为村委会所为,也得到明确否认。受害人据此确认,这是一起严重的涉黑团伙暴力犯罪案件。


受害人的关联企业遭到系列报复性“执法”


警察接警后,未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任何行动,却将赶到现场的张德龙、梁英带回派出所,像审犯人一样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讯问。尽管受害人当时就把金隆基营业执照、土地证、房产证等产权手续提供给了警察,但警察仍反复讯问与本次暴力犯罪事件毫无关系的问题,却把缉拿犯罪团伙的首要任务放在了一边。


受害人每周都要去一两次派出所了解案件立案和侦查情况,派出所要么推脱办案人员不在,要么借口等待上级指示,有时甚至干脆关门不让受害人进入。


2021年11月22日至24日,李遂镇人民政府镇长赵楠亲自出面交涉,要求受害人与本案犯罪嫌疑人见面,试图将案件私了。受害人梁英予以拒绝后,其丈夫张德龙在李遂镇的一家企业--麦圣石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遭受到一系列报复性“执法”。


有多名执法人员以派出所、镇政府重大项目办、安监科、市场监督所、拆违办、区卫健委、区消防支队等部门的名义,轮番对张德龙的公司进行问讯和实施各种检查,其中消防支队相关人员以消防可能存在隐患为由,威胁要将麦圣石公司电力全部切断,并将工厂查封。公司对外经营的餐厅已被迫停业。


绑架区政府,栽赃村委会


暴力强拆犯罪嫌疑人为推卸法律责任,对外宣称这次强拆得到区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并公然在“顺义在线”上发布标题为《顺义李遂柳各庄村棚改项目启动村民帮拆程序,拆除一处制衣公司》的新闻,冒用村委会名义,并曲解村民自治的法律内涵,发明了所谓的“村民帮拆程序”,意图混淆视听。“顺义在线”的新闻讲到,其行为是在“区领导协调调度,区住建委、李遂镇政府积极推进下”实施的,并栽赃说是村委会“帮拆”的。试问这个帮拆的法律依据何在?村民又是帮谁在强拆?是帮的政府还是拆迁公司还是企业自身?如果强拆是非法的,那么帮拆岂不就成了帮凶?如果强拆被认定为刑事案件,那么帮拆岂不就成了共同犯罪?


受害人梁英说:我根本不认识这些人,更不可能请他们来拆我的工厂。那是谁雇佣的这数百黑衣人呢?是开发商还是拆迁公司?还是镇政府?显然,谁出的钱,谁就是雇凶人。这个法律关系很简单。公众期待一个回答,期待公安机关的侦办结果,因为暴力强拆,这颗社会的毒瘤不剔除,营商环境建设无从谈起,法治社会建设就是空谈。


原来源:观点网


原标题:暴力强拆,法治社会建设进程中必须剔除的毒瘤


原链结:http://gd.jinrw.cn/zixun/4/5579.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北小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