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贯长虹歌英雄--范扬巨幅作品《天津解放》浅析

来源:中网资讯书画    发布时间:2020-05-26 01:15    

作者:梁生智

【中网资讯书画】范扬选择“天津解放”这样的题材进行创作,其实是一种挑战。这种挑战表现在几个方面。

(范扬巨幅画作“天津解放”完整画面,因画幅巨大此处将整图微缩)

首先,创作历史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如何能够将“战争”这种特定的场面表现出来,尤其是落在“解放”这一点上,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作为特定的历史,作为特定的内容,作为特定的题材是不能脱离“解放天津”这个已经规定好的范围去凭想象创作。不论这场战争的意义大小,都已经成为历史,作为当代的美术创作者,只能通过文字资料或者有限的图像资料去了解这场战争,即使是有很详尽的介绍,也不能直接拿来进行复制,因为毕竟用绘画形式来表现有其特定的要求和审美。如果不能将“解放天津”这个特定的内容形象、生动,极富感染力的表现出来,就没有太大价值。

其次,表现这样的题材很容易流于形式,多数时候,多数人极容易过份强调一种“重大”,使作品刻板、生硬,失去审美,固然也就谈不上艺术感染力。这样的作品我们其实经常可以看到,尤其是各种展览或者纪念馆中。我们知道,没有内在精神,没有文学叙述性,没有价值思考的作品永远是苍白的。但是,如果刻板要表现一种“主题”,甚至机械图解一种题材,其作品一定是永远没有生命力的。“天津解放”在一开始就是规定好的题材,其精神性,主题性,甚至思考也是有限定的,所以,创作这样的题材如果没有很好的驾驶能力和艺术处理能力很可能就会是费力不讨好。

第三,由于题材的规定性,主题的明确性,实际上留给画家的就只有自己对题材和主题的综合思考和审美取舍,找到最恰当的表现。而这类题材已经有一些较成功的作品摆在那里,或者说已经有典范。比如董希文的油画《开国大典》,陈逸飞和魏景山《占领总统府》,赵建成的《换了人间——1949•北京》,唐勇力的《新中国诞生》等等。范扬创作“天津解放”既不能与这些已有的作品雷同,又不能在整体呈现上弱于这些作品。所以,创作“天津解放”实际上也像是一场艺术战役。

在一开始就有着诸多局限性的情况选择创作“天津解放”,必须说范扬是“艺高人胆大”。

为了完成这幅宏篇巨制,范扬倾注了巨大的心血。事实上,从完成的作品看,不论是整体构图,还是细节处理,范扬在表现上确实“大胆”。

(范扬巨幅画作“天津解放”1/3图)


(范扬巨幅画作“天津解放”2/3图)


(范扬巨幅画作“天津解放”3/3图)

表现“天津解放”必须要体现“大”,除了形式上尺幅的大之外,更为关键是的要能从作品中显现出浩然之气,体现出宏大之气,体现出激动之气。同时,首先要建立在能够直接而真实地将“天津解放”这一历史瞬间定格的基础上。通常来讲,表现这样的题材,一定要突出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或者极具代表性的建筑物,也就是说要突出强调辨识率。范扬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金汤桥,但是,在这幅巨制中,范扬将金汤桥巧妙布置在会师的战士当中,让它既是背景,又是主体,物人交融形成有机整体,让人感觉到整个“天津”在战争的洗礼后,被激动沸腾的情绪所点燃。尤其是范扬将金汤桥的桥体和解放军战士巧妙构思成一座“山峰”,将观者的视觉左心落在偏左的“峰”顶上,立刻凸显出了“解放”这个重大命题。不能不说是匠心与慧心的高度融合。

在整幅画面中,范扬表现的典型人物就是会师后欣喜若狂的解放军官兵。他们是普通的,无名的,但是,他们都是“天津解放”的英雄,是丰碑。范扬在画面中将戴着狗皮帽子,高举枪械的战士构成了铜墙铁壁,这些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经过激烈的战斗会师后,战士们喜极而泣、激动万分,此时只有一个共同的表情,那就是开怀庆祝。尤其是范扬在人群的前面布置了五个视觉点——一个叉腿扬臂欢笑的战士、一个被战友抛起只露出两条腿的战士、两个热烈拥抱的战士、一个将战友抱起的战士、一个半蹲振臂的战士——这几个点既是整体画面的有机组成,又是整个画面中的视觉焦点。使整个画面凝重而不死板,集中而不凝滞,体现了范扬控制巨幅画面的艺术能力。

在如此巨幅的画面中,范扬极为大胆地只选用了黑白灰红这几种颜色。几道飘逸升腾的烟云和后面一道被分割的黑色天幕,飘扬在战士手中被战火撕裂的红旗,战士帽子上的红星,以及战士们褐红色的面部,而占据整个画面的是战士们灰色的身体。这样的画面凝重而鲜活,形象而生动,统一而变化,有力却抒情。有绘画美,有雕塑美,有整体美,有细节美。

毫无不夸张地讲,《天津解放》是一幅难得的具有史诗性的,气贯长虹的艺术作品。

以下为范扬巨幅画作“天津解放”的局部画面: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北小默